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查,给朕查!一定要查出到底是谁对狮子动了手脚,竟然敢谋害太子!”营帐里,皇上脸色阴沉不已。

    仅仅这一日,先是太子妃人选被杀,之后太子又被谋害。

    纵是皇上的脾气太好,如今也是极度挑了他的神经。

    何况,天家威严,岂能随便侵犯?

    “是,儿臣一定查个水落石出。”底下,负责狩猎安全的左丘黎立即答道。

    然而,皇上却并未气顺,甚至怒视道:“连发两起意外,你作为总督,可谓严重失职,若是查不出,你这个总督的位置……”

    “父皇!”身边,太子左丘浚忽然站出,“今日若非大皇兄,儿臣右臂恐怕已废,此事明显有人做了手脚,所谓明箭易躲暗箭难防,还请父皇不要怪罪大皇兄。”

    太子亲自求情,皇上纵使再不愿,却也知道他说的有理。

    终究收敛了一下面色道:“好了,你今日的确救太子有功,暂且功过相抵,赶紧去查吧。”

    左丘黎面色未变,只是淡淡的应了声“是”便赶紧转身而出。

    然而,刚到营帐外,他的双手便紧紧攥起,双眸中紫光微现。

    好在,此时已经到了深夜,并无人发现。

    “总督,你身上沾了血,有没有……”营帐外,一直焦急等待的属下路十看到身影赶紧上前,看到那眼中紫眸,顿时噤了声。

    “恩。”左丘黎强压着体内那几乎要无法操控的力量,维持着半分清明,“我会马上去后山。”

    “属下同总督一起去。”路十赶紧道。

    “你留下。”左丘黎却立即制止道,“营帐外忽然没有你看守,其他人会起疑,把营帐看好了,本王不回来,谁也不能擅闯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…”路十深知左丘黎说的没错,然而依然十分不放心。

    然而,左丘黎已经大步走进帐内,再出来之时,已经换下那一套带血的衣服,很快,身影便消失在这些营帐之中。

    夜色渐深,白天再怎么喧闹的狩猎场,如今也随着众人的入睡沉寂了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,有一间营帐内,却并不安生。

    “小姐,你真的要去后山吗?”看着已经将长发高高挽成一个“丸子”形状的蓝若水,浣儿在一旁急的直转圈。

    蓝若水被她晃的头晕,赶紧制止道:“停,别转了,我就去后山看个东西,很快就回。”

    这个小丫鬟对她忠心耿耿,所以她的去向并未刻意隐瞒。

    “可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