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林二一路退到了人堆里,同大房和三房的人挨在一起后,被林秀吓住的心才松了下来,他挺了挺胸膛,只是说话还有些结结巴巴的,“谁...这村里谁不干活来着,只你话多!”

    他再不满,对着拿着刀凶神恶煞的林秀也逞不起能了。

    林秀指了指林柳、林绿、林文和林成等人,“他们不就不用。”

    被指的几个连连后退。

    “我儿,”是谁,咋可能干粗活!马氏下意识就想回嘴,只是抬头对着林秀冷冷的眼神和她手中铮亮的光,又咽下去到嘴的话。

    咋个忘了这丫头疯了呢,连娘都敢砍!

    “继续说啊,”林秀明摆摆的晃了晃手上的刀:“想来自个儿心里还是有点数的。”

    两房人脸色都有些不好看。这种事谁心里没点底的,二房几个好使唤又老实,咋个欺负都不回嘴,要是早晓得今儿这小蹄子这般,还不如当年把她给卖了,省得如今还祸害家来了。

    “杀千刀的,这是要杀了我老婆子啊,”严氏抱着手喊着,倒在床头哎哟哎哟的唤着,见林二还没把人给绑了,更是怒不可揭:“你个瘪三玩意儿,叫你抓个丫头片子都抓不住,老娘白养你了,跟你那媳妇一样,都是没用的货色!”

    “娘,”林二瘪着嘴,委屈得很。

    林秀手上可是拿了刀的,他赤手空拳的哪里敢抓她啊。

    “娘个屁,快把那贱丫头给我绑了!”

    “嗤,奶奶,你可别说话了,我这刀可离你近得很呢。”林秀努怒嘴,示意她耍威风的时候先瞧瞧周围再说。

    说句不客气的,都手下败将了呢,还横啥?

    严氏恨恨的瞪着她,恨不得吃她的血。林三叔匆匆赶了来,板着脸教训,“林秀你做啥,快把刀放下,你一口一个老林家欠了你们母子的,但林家不止养了你,还生了你,生恩大过天,你是女子,要是背了不孝的名头,不止你,连你兄妹几个都说不上人家了。”

    林睿早习惯了家中的吵闹,原本也没当一回事,只是后头不时的尖叫让他慢慢察觉到不对劲,当下放了书出了门。

    一下就让他撞见了这一幕,林睿只觉得心里发凉。若是被传了出去,莫说前途,便是连科举之路只怕都要被连累给夺了去,他顾不得别的,当即就想把人给稳住再说。

    不料林秀压根不当一回事,“三叔你唬谁呢,养恩我还了,生恩同你们有啥关系,我是你们生出来的不成?”

    还说不上人家,就是没这一出,兄长和姐姐也没见得就说了人家啊!

    林睿被她的伶牙俐齿给说的一堵,僵了好一会儿,还是林老爷子灰了脸,目光复杂的问着她:“你到底要做啥?”

    这是服软了?

    “做啥?”林秀回道:“我也不是个不讲理的,只要以后你们别来招我们,大家还是井水不犯河水的过,要不然,我不好,你们也别想好过!”说完,她又添了句:“其实把我们分出去也行,正好大家也不用瞧着两厢讨厌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

    林老头和林二几乎同时开口,除开他们,剩下的人倒是脸一喜,显然是认同说的那句分出去的话。

    今儿这来一回就够他们受了,要是这母子几个还留在家中,还不知哪日这疯丫头又发疯呢,万一倒是伤着了人可咋办?

    林老爷子沉着脸:“父母在不分家,这分家的话就别提了。”他可不是那几个妇人眼皮子浅,图这一时之快把人给撵了,二房这几个勤快能干,若是把他们给分了出去,来年开春儿,这地里的活计谁干?

    林老头虽说平日里瞧着万事不管的模样,但对家里头的事儿还是门清得很。

    他想着,这泥人还有三分火性呢,何况是人?也是老婆子平日里把事儿给做绝了,要不然这素来好拿捏的人又岂会生出了反骨?

    只是这会儿说啥都晚了,倒不如把人稳着,以后再待这母子几个好点,都是一家人,哪里还有隔夜仇不成,等这时日一长,自然就忘了,不照样该做啥就做啥?

    林秀定定的看着他,林老爷子无法,只好道:“你说的我应下了,往后这家里没人再欺负你们母子几个。”

    被逼着说出了这求和的话,林老头心里哪能舒坦?他一生好面儿,这是第一回被个小辈胁迫得不得不退让!

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