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杨小宝,杨小宝你在吗?”

    杨小宝正在果园的棚屋里睡懒觉,一道娇滴滴的声音把杨小宝从美梦中惊醒。坏了!柳香香那疯女人来报仇啦!

    但是杨小宝很快又觉得不对,凭柳香香那性子,会这么有礼貌的先问问自己在不在?这么温柔甜美的声音,听起来好像是柳丽丽的声音啊!

    杨小宝一个轱辘,从炕上爬起来,眺望一看,果真是柳丽丽,她怎么来了?

    柳丽丽是杨小宝的同班同学。两个人算是青梅竹马了,懵懂的小时候,两个人在一起玩挺要好。后来都长大了,两个人的关系却有些疏远了。

    “学习委员,你咋来啦?”

    雨后天气闷热,柳丽丽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连衣裙,脚上踩着一双露趾凉鞋。阳光透过树叶的缝隙射在她光洁的小腿上,白花花的晃得杨小宝眼都花了。

    柳丽丽摇摇晃晃,费力的走过来。刚下过雨,果园的地上还有些泥泞。胶泥把她的脚丫和鞋子都连在一块儿啦!

    柳丽丽嘟着小嘴儿,娇声道:“还不是听说你给大水冲走了,早上就去你家看看你。到了你家你娘告诉我说你没事,一早就来看果园了。我还是有点不放心,就来看看你,谁知道路这么难走……”

    杨小宝明白她能来找自己肯定还有王雪梅去她家提亲的事儿在里面。但是听她这么说心里依旧欢喜的很:“丽丽,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,我以前还以为长大了以后,你就不理我啦!”

    柳丽丽小脸儿一红;“去你的,谁心里有你啦!人家是好心来看你,你还不懂好人心,不好好说话!”

    杨小宝明白她这是害臊呢!也不说破了,免得她害羞。心道‘柳香香啊柳香香,你白比你妹妹多吃几年饭了,看看人家,多温柔啊!’

    “丽丽,我给你来冲冲鞋吧!”

    杨小宝很有眼力劲儿,柳丽丽脚底下又腻又滑,正难受着呢!当下欣然答应。

    杨小宝从屋里拿出来一个小木墩,让柳丽丽坐下了。又拿洗脸盆盛了水,让柳丽丽把鞋脱了,给她冲脚。

    一盆盆的水冲下去,脚丫上粘着的胶泥被冲掉了。现出了原本白皙红润的模样,杨小宝看了一阵发呆,怔怔说道:“丽丽,你的脚丫咋这么小嘞!”

    只见柳丽丽脚腕细嫩,那小巧的双足形状纤细得体,杨小宝看了心里就痒痒的,恨不得捉在怀里把玩个够才好。

    被他直勾勾看着小脚,柳丽丽很不好意思,嗔道:“废话,像你一样长一双大臭脚不难看死了!”

    杨小宝争辩道:“脚大怎么了,没听别人都说,男的脚大就……那个啥么!”

    柳丽丽好奇:“男的脚大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杨小宝嘿嘿笑道:“男的脚大了,身上长得那个小牛牛也大,和女的睡觉的时候……”

    柳丽丽娇声打断了他的话:“呸!别说了,臭不要脸!”

    杨小宝却一点也不害臊,反而不以为然的暗想:“柳香香,你就算再凶,还是管不了我们吧!不知道你看到我这么调戏你妹妹,她却不生气,会作何感想啊?”

    杨小宝又打了一盆清水,把柳丽丽的小凉鞋放在盆子里清洗。

    看到他那勤快的模样,柳丽丽的心里莫名其妙的就暖暖的。

    “喂,小宝,我问你点事儿你可得说实话!”柳丽丽娇憨的对杨小宝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,学习委员问话,我哪敢藏心眼儿?当然有啥说啥。”

    “讨厌!说的人家多厉害似的……小宝啊,我问你,考试完了以后你有什么打算?”

    杨小宝大咧咧道:“还能有什么打算,考上了就上高中,考不上就回家种地呗。不过说实话,我自己感觉这回够呛能考上。”

    柳丽丽:“你怎么这样!难道你就没有什么理想吗?就甘心种一辈子的地?多没出息!”

    纵然是柳丽丽这么说自己,杨小宝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。想到前面柳香香也是看不起自己成绩一般,家里条件也不好,那势力的模样……顿时恨得咬牙!

    “是!我没出息,谁让我们家这么穷比不上你们家呢?这次考不上,只能帮家里干点活儿了。反正我是没脸跟家里人要钱再去复读。”

    柳丽丽知道他还在为提亲的那件事耿耿于怀,自己刚才又说的那么直白,他自尊心受到伤害了。赶忙劝慰他:“小宝对不起……我不该说的那么难听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