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庄昊云的不折不挠,让冯君终于做出决定:给他儿子一个机会。

    人生在世,最重要的就是“态度”二字,至于说此人某些事情做得有点过,那真不算啥。

    不过冯君也强调了,“我本来是不想收你儿子的,看你足够执着,就让他试一试,但是不保证成功……这个你应该心里有数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,”庄昊云对这一点心知肚明,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,冯大师一直不肯收儿子,肯定也是有些考虑的,“我明天就带他来拜师。”

    “别,”冯君一摆手,很干脆地发话,“他现在还没资格谈拜师,先学着吧。”

    庄昊云倒也不奇怪,庄园里的大总管、退役的特种兵高强,都只能当冯君的记名弟子,自己的儿子才开始跟着修炼,还能指望更多不成?

    他笑着点点头,“现在是暑假,泽生就在郑阳城里……您晚上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“不用那么麻烦,”冯君一摆手,正色发话,“我这人一般不答应人,如果我答应了……你请不请我吃饭,那都是无所谓的。”

    倒是小天师忍不住出声问一句,“那盏石灯……对方还回来没有?”

    庄昊云的脸上,现出一丝尴尬来,“四叔说……起码要明年开春,才能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又聊了一阵之后,他离开了,杨玉欣率先表示,“这个家伙心思不正……说实话,我不喜欢这种做事不择手段的人。”

    其实这只是借口,没错,庄昊云做事是喜欢挑战各种规则,不会被那些循规蹈矩的人喜欢,但是归根结底,是杨主任感觉到了,庄家那个小家伙,似乎对自己的女儿抱着某些目的。

    冯君却是会错意了,他笑着发话,“不是小看他,他敢对我不择手段?我只是觉得他太执着了,给他一个机会而已。”

    杨玉欣拿起那块古玉,把玩一阵之后发话,“也就几千万的东西……倒是便宜他了。”

    冯君笑着看她一眼,“那杨主任你找一块夏代有工的玉来,我马上教你修炼。”

    杨玉欣顿时闭嘴,有些东西真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。

    第二天一大早,庄昊云带着庄泽生来了。

    冯君对庄泽生倒也没什么异常,先给了他一颗锻体丹,让徐雷刚教他服用。

    徐雷刚知道这小家伙年纪不大,正是难得的一次可以吃一颗的岁数,于是将各种注意事项解说一遍,尤其强调了会有很大的痛苦。

    庄泽生表示自己不怕痛苦——跟那些娇生惯养的孩子比,他在这点上有足够的信心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真的疼啊,他虽然不想叫出声,但最后还是扛不住了,不过还好,他坚持了下来。

    再然后,就是浑身的臭味了,庄泽生心里暗喜,知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洗髓易筋了,听“徐师兄”说,他们都是半颗半颗吃的锻体丹,他有绝对的信心,在不久的将来迅速超过他们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事心里想一想就行了,不合适说出来。

    他甚至在考虑,我的资质这么好,真的配得上古佳蕙,所以对她来说,也不算委屈。

    服食锻体丹之后,他要歇息一下,不能马上修炼——这都是“徐师兄”教授的常识。

    所以第二天,冯君拿了一幅图册给他,说这就是你马上要修炼的功法,先揣摩两天,如果有什么不懂的,可以去找王海峰或者徐雷刚请教——对其他人不能外传。

    庄泽生先是自己看了一上午,觉得琢磨得差不多了,就想着手修炼——真有点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但是最终,他还是决定尊重徐雷刚的建议:隔一天再修炼。

    所以他下午就去了竹林,找师兄们请教——反正闲着也是闲着。

    王海峰和徐雷刚见他只拿了一张图,就要修炼,忍不住面面相觑。

    大家都是十八图、二十七图之类的功法,你就一张图?

    两人细细地看了一下这张图,心里明白了,这就是一张入门图,倒也不能说就不对。

    但是徐雷刚依旧忍不住出声发问,“泽生,老大说这是什么功法?”

    “太极吐纳功法,”庄泽生不无自豪地回答,“大师说这功法很厉害,要一点一点练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王海峰不置可否地点点头,“看起来老大很看好你的资质啊。”

    “也不是啦,”庄泽生虽然有点膨胀了,但是他心里还算明白,自己的资质,肯定比不上公认的奇才张采歆——否则的话,他早就拜进洛华庄园的山门了。

    他只是认为,自己的资质比一般人要好一些。

    所以他略带一点自夸地发话,“大师说会有一些危险,问我愿意不愿意挑战一下。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