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冯君和花花有心灵感应,不等它落下,就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么一大群飞虫子。

    但是他心里依旧震撼得很,真没想到,花花竟然能有统帅群虫的本事。

    不过再一想,他又有些释然了,毕竟它的前身——那个苗女,就是玩蛊虫的行家。

    然后他不动声色地轻咳一声,“不要慌,是我的灵植牧者,它带了昆虫来杀虫。”

    灵植牧者……冯天扬和张师兄对视一眼,眼中还是压抑不住的震撼:那是什么玩意儿?

    好吧,这个词就算单从字面上也不难理解,两人惊骇的是,居然能裹胁马蜂飞这么高?

    要说吸引马蜂的仇恨度,这个不难,随便捅个马蜂窝就行了,但是哪怕是那种情况,在无遮拦的平原上,马蜂最多也就追五六里地。

    但是往高飞,那就难了,高空的各种气流,对小昆虫很不友好的,还容易被鸟吃掉。

    这山峰海拔将近三千米,哪怕就是当地的相对高度也有八九百米,那些马蜂除非变成“马疯”,要不然不会飞这么高……慢着,还有瓢虫?

    说话间,花花就带着一大票小弟落到了峰顶。

    紧接着,铺天盖地的嗡嗡声中,又有细碎的沙沙声响起——虫子们开始大快朵颐。

    冯天扬愣了好一阵,才从震惊中醒来,他抬手一指花花,“这就是你的灵植牧者?”

    花花也不看他,翅膀一振,就停到了冯君的肩头。

    乌大王飞行能力不错,但是长途跋涉竟然还不如一只蝴蝶——简直是乌鸦界之耻!

    它现在也飞离了花花的背脊,在峰顶盘旋着,不住地嘎嘎乱叫,却时不时地还冲下去叼一只马蜂来吃——它很反感偷懒的家伙。

    冯君看了一阵之后,才转向冯天扬,微微一笑,“可别小看了我的灵植牧者,它是吃肉的,本事也很大。”

    冯天扬失魂落魄地点点头,“我当然看得出来,确实本事很大……”

    一只蝴蝶能统帅这么多昆虫,我倒是想以为它本事小呢,可是我真的不瞎呀。

    冯君见他这副模样,再看一看张师兄,也是一脸的魂不守舍,索性侧头看一眼花花,沉声发话,“你怎么把小乌也带过来了?”

    花花吱吱地叫了两声,它很委屈地表示,“得多带它活动一下呀,想进蜕凡期,整天养尊处优怎么能行?”

    冯君无语了,心说它趴在你的背上飞过来,也不算啥锻炼吧?

    结果他这想法又被花花猜到了,“它飞得太慢,我也是着急赶过来,在它飞不动的时候,我就捎它一程,多亏是有它,要不然也赶不动这么多虫子。”

    沙沙声响了七八分钟,张师兄才猛地出声发问,“冯山主,你这只灵植牧者……炼气期?”

    他大概是感受到什么了,一脸骇然地看着花花。

    冯君点点头,“炼气中阶了……它培养灵植很拿手,处理你这儿的问题,也相对专业。”

    其实他是觉得,花花处理害虫有一套,对灵植也很敏感,才临时拎它过来。

    冯天扬听说花花不但是炼气期,还是炼气中阶,忍不住愕然地张大了嘴巴,“不是吧?”

    这年头,蝴蝶都比人强了?竟然是炼气中阶?

    冯君笑一笑,既然已经挑明了,他也不遮着掩着,指一指两只黑色的小虫,“花花你见多识广,看一看这是什么虫子。”

    花花飞过去,划拉两下那黑色的虫子,居然沉思了起来。

    过了一阵之后,它振翅飞起,直奔西南角的那棵古茶树,嘴巴一张,在地上喷了一口唾沫,却是将地面直接打出一个小孔来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!”冯天扬微微一咋舌,“这一击,普通人还真扛不住……这不是你说的那个孕育幼苗的地方吗?”

    花花转过头,冲着冯君又吱吱地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其实它的叫声是表象,它跟冯君沟通,主要是靠意念传达。

    所以它没叫几声,冯君就已经知道大概了,却也是一脸的愕然。

    看到他的表情,冯天扬的心里生出一些不妙的感觉,“它跟你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冯君迟疑一下,哭笑不得地回答,“它说这种虫子,它在千年以前见过。”

    千年……以前?冯天扬的嘴角抽动一下,今天他的嘴角抽动得已经够多了,但是真的忍不住啊——你确定那是一只白蝶,而不是白狐吗?

    冯君知道他有点难以理解,但是也不去解释,“这种虫子叫什么,它说不出来……我翻译不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