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从公司出来,大街上已经华灯初上,三里屯酒吧街仿佛借着夜色掩护,彻底撕下了伪装,开始变得喧闹起来,在这里没有任何花言巧语的前戏,一切都是最直接的。

    “紫调”酒吧和周围那些喧闹的酒吧比起来,就像一个年老色衰的风尘女子,显然不受青睐,据说这家酒吧的老板,是一个妩媚风情的女人,据说她根本就不怎么关心酒吧的生意,很少出现,似乎经营这家酒吧只是因为兴趣,和赚钱无关。

    我又来到了这个令我触景伤情的地方,虽然在三里屯的选择很多,但我还是喜欢在这种安静悠闲的酒吧里,发泄心头的无奈。

    我们两个要了两杯冰啤,我一口气消灭了大半杯,口感很冰爽,老张眯着眼看了看我,说道:“你丫还是放不下陈洁啊?这种女人,至于的吗?说不定她和江苒,早上过床了。”

    老张的话让我心头一痛,虽然我知道陈洁和我已经半点关系都没有了,但悲伤的情绪还是把我撕的粉碎。

    我又喝了一口酒,“能放的下吗?毕竟这么多年的感情。”

    老张叹了口气,无奈的说道:“人都会变的,更何况你和陈洁根本就不是一条路上的人,要我说还是算了,我看今天那个女孩,对你不是挺好的吗?而且人家长的还比陈洁好,你还有什么不知足的啊?要我说你啊,你这是身在福中不知福!”

    面对老张“痛心疾首”的批评,我不知道该怎么像他解释和萧梦寒的关系,恐怕换成谁也不会相信,我竟然会被一个素未平生的女孩带回家,而且对方还是个空姐!

    “别怪我不提醒你啊!你可小心点江苒,他虽然和你不是一个部门,但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,你小子可别有什么把柄落在他的手里。”老张押了一口啤酒,道。

    老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,但我只是一个小职员,是公司的最底层,如果江苒要是想找我的岔,简直就是易如反掌,不过我也不在乎,反正我也没有了继续留在这儿的动力了,与其每天与陈洁见面,两个人都煎熬,还不如我主动选择退出,我心里已经做好了打算,做完最后这个项目我就辞职,这样对我们两个都好。

    我默默的押了口啤酒,并没有把心里的这些想法告诉老张,否则他一定会把我骂的体无完肤。

    “陈洁其实也挺可怜的,她上大学的费用都是靠自己勤工俭学来的,她家里条件挺不好的,所以我也能理解她。”

    上大学的时候,我给她买一个毛绒玩具,她都高兴的不得了,她曾经和我说过,她妈妈是普通的家庭妇女,家里的收入全靠当卡车司机的爸爸,有一次她爸爸运货的时候疲劳驾驶,撞死人了,赔偿死者家属的补偿金让这个本来就不富裕的家庭越发的雪上加霜,后来她爸爸又惹上了酗酒的毛病,她还有个弟弟,大学四年的学费都是她勤工俭学和打工赚来的。所以当她和我提出分手,虽然我也恨她太物质了,但也能理解她。

    老张愤愤不平的说道:“可怜?你不可怜啊?整个办公室都知道江苒给你戴了一顶绿帽子,我要是你早打丫的了。不过陈洁这次也是鬼迷心窍让江苒给骗了,那家伙祸害了好几个新来的实习生,丫就是个衣冠禽兽!”

    这时,我的手机忽然响了,我拿起来一看,一条信息跃然跳了出来,信息是空姐发过来的,问我在哪儿呢。我给她回了一条,说在紫调酒吧,然后就没下文了。

    我本来以为她生气了,但没想到她居然还会主动给我发信息,不知道这个有点神经质的空姐,到底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我和老张两个生活上不如意的人在酒吧里推杯换盏,不一会儿,桌子上的空扎啤杯就有五,六个了。我刚把又喝光的一个扎啤杯放下,忽然,我看到穿着一身运动服的萧梦寒走进了酒吧。她脸上戴着一副黑色墨镜,合体的运动裤将她的双腿衬托的越发的修长,整个人散发着一股青春的气息。

    萧梦寒进来以后左右张望了一会儿,很快就锁定了已经微醺的我。她一脸怏怏不乐的朝我走了过来。走到近前,她看了看满桌子的扎啤杯,不悦的说道:“喝这么多,我可没法一次性把你们两个送回去。”

    老张急忙站了起来,满脸赔笑的说道:“卓然,弟妹,你们两个先聊着啊!我家里有点事,得先回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家?大哥你光棍一个人哪有家啊?”

    “……反正我有事,你们待着,我先走了。”老张泱泱的离开了,我看着他离去时猥琐的背影,心里暗暗的叹了口气,又一个人误会了我和这个空姐的关系。

    老张走了以后,萧梦寒坐在了她的位子上,看着我的眼神里透着凌然的杀气,朱唇轻启,“今天白天为什么当着你同事凶我?”

    我就知道她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,可偏偏我又没理可讲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